焦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新闻

瑞典哥德堡大学吴浩博士讲述“肠道菌群与健康”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7-16 发表者: 浏览次数:3324次

(图|褚欣奕  文|崔泽嘉)7月14日上午,瑞典哥德堡大学Sahgrenska医院的吴浩博士应邀来我院进行学术交流,在信息学院C314会议室作了题为“从多组学角度剖析肠道菌对肥胖、糖尿病及非酒精性脂肪肝的影响”的精彩报告。这次讲座由信息学院院长张红雨教授主持,信息学院的众多师生都前来聆听。炎炎夏日难挡学院师生的热情,会议室内座无虚席。



人体肠道内定植了数量众多、种类丰富的肠道菌群,它们广泛参与到人的生理活动,对人类的健康至关重要。吴浩博士讲到人体内大约有2~3kg重的菌群,其基因组至少是人类的500多倍。人和肠道菌群是一种共进化的平衡关系,就像阴阳太极一样,人类的基因、饮食习惯、服用的药物和外界环境等因素会影响肠道菌群的种类,肠道菌群的代谢物也会参与到人的代谢活动中,从而影响人类。之后,他又为大家列举了21篇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关肠道菌群的文章,其中有很多有意思的研究。比如:肠道菌群的种类会随着年龄而变化;肥胖小鼠和正常小鼠之间的肠道菌群交流是不对等的,肥胖小鼠的肠道菌群更容易转移到正常小鼠中,反过来却很不容易。然后,吴浩博士着重讲述了他近来的研究成果,二甲双胍降糖的新机制,肠道菌群竟然在其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二甲双胍是公认的降糖“神药”,甚至还有抗衰老的功效,然而其具体机制一直没有被阐明。他们对服用二甲双胍和安慰剂的两组志愿者进行了为期4个月的治疗,并控制了他们的热量摄入,在治疗开始前以及开始后的2个月和4个月时收集了他们的排泄物样本。实验结束时,所有人的身体质量指数(BMI)都下降了,但排泄物样本测序显示,安慰剂组接受治疗后细菌丰度基本没有很大变化,而二甲双胍组的细菌丰度发生很大变化,其中大部分细菌属于变形菌门(γ-proteobacteria)和厚壁菌门(Firmicutes)。在第6个月时,安慰剂组也改为服用二甲双胍,这部分志愿者的肠道菌群同样发生了改变。接下来,他们又通过粪便移植的方法,将二甲双胍组在治疗前后的肠道微生物“传递”给无菌小鼠,之后对小鼠进行耐糖测试。结果表明,接受了二甲双胍组肠道微生物移植的小鼠耐糖量提高,说明了被二甲双胍改变的肠道微生物确实可以对耐糖量起到积极作用。

最后讨论阶段,张红雨教授与吴浩博士探讨了研究中的几个亮点并对吴浩博士的研究工作表达了赞许之情。之后大家讨论了肠道菌群对肥胖的影响,吴浩博士提到吃苦瓜可以减肥,这对想减肥的人来说是个重要信息,幽默的吴浩博士说他坚持吃了一个月都没见效,笑称是吃的不够多啊。随后大家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本次交流。期待能与吴浩博士课题组建立深入的合作,共同探究肠道菌群与健康的故事!